失联艾尔达

羁旅孤客

糖果还是恶作剧?


严重ooc预警!严重ooc 预警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末日之战后首生子女与次生子女共同居住在被治愈的艾尔达之上,双方的节日对彼此都有一些影响,而今天据说正是次生子女的万圣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决心体验一把小精灵的乐趣的芬国昐早早就换好一身装扮,开始逐家敲门。
   
      “糖果还是恶作剧?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当然是糖果,毕竟谁也不想/敢体验一把Nolofinwe殿下的恶作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在几乎走遍诺多王室一二三家之后,芬国昐愉快地收获了满满一大捧各色糖果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小辈们纷纷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。
    
       在回住处的路上芬国昐忽然想起有个地方一定得去一趟,想到这儿他笑得更开心了,乌黑色的唇勾出一个相当符合他这身装扮的笑容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旁边路过的精灵摇摇欲坠。一如在上,今天Nolofinwe殿下看上去好可怕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无辜路过的精灵分界线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 抱着糖果的芬国昐停在一扇门前面,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敲敲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门开了。

       费诺倚在在门廊上,上下打量着芬国昐的装扮,露出了一丝讽刺的笑容。他抬起下巴,盯住芬国昐的眼睛,懊恼的发现这需要他稍微仰头。

       于是他决定开口。

       “啧,魔苟斯……果然么。”

       戴着乌黑王冠的芬国昐笑了一下,“原谅我贫乏的想象力,兄长,毕竟年纪大了思维总会变得迟钝。”

       “看到你如此热衷于20岁小精灵的娱乐,我不禁感到疑问——原来你还知道自己年纪大了?”

       “一时兴起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我看是乐此不疲才对。”费诺表示非常不屑。

       “且就算作是我乐此不疲,那么,兄长——”芬国昐再次露出了费诺非常熟悉,也非常不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“糖果还是恶作剧?”

       很显然,就算费诺知道这一节日的风俗,也没有任何准备——竟然真的有精灵敢因为这个原因来敲他的门?

       于是他语气恶劣的选择了恶作剧。

       芬国昐抱着怀中的糖果往前走了几步,费诺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   “如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 下面的话费诺没有说出来,饶是语言大师如费诺者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法发声了——

       芬国昐走上去,将唇印上了他的。半兄弟的气息充斥在他的周围,他嗅到了某种清冷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轻柔的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在费诺来得及发怒之前,芬国昐已经飞快退后三步站在了一个安全的位置上,抱着他的糖果笑得极其无辜。

       嘭的一声巨响,费诺当着他的面摔上了自家的大门,力道堪比当年在佛米诺斯面对巧言善辩的魔苟斯。

       芬国昐在门外站了一会儿,从怀里挑出一枚糖果放进嘴里,慢慢的绽开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   好甜。

评论(6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