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联艾尔达

羁旅孤客

        刚刚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我做了个关于宝钻的梦,梦到了第一纪元的中洲地图,地图只有一部分,上面绘着寒风呼啸的辛姆凛,广袤的贝尔兰和一个没有标志的地方,在梦中我坚定的认为那是梅格洛尔隘口。这些地方好像渐渐脱离地图浮现在空气中,我甚至清晰地看到一处断崖,听到海鸥鸣叫的声音。后来海水漫上来淹没了一切,我漂浮在空中,看见一个海浪打来,一张破破烂烂的地图慢慢沉入水面,消失的无影无踪……后面就不记得了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激动地打开书后瞅着地图发现它和的梦里的一点儿都不像,但还是好开心,想着下次争取梦到一只精balabala 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然后就发现我好像在梦里给了自己一刀嗯……?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3)